雅礼快讯
        栏目快捷入口
      
  

战“疫”时期丨掌上长沙:“抒”途同归

文章来源:办公室 发布时间:2020-03-05

转载自“掌上长沙”

原文链接:“抒”途同归

    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”我看到了相隔千里的日本友人举杯对月,仗义相助的豪情壮举。“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!”我看到了奋战前线的中华儿女同仇敌忾、众志成城的万众一心。在危难面前,无论是用精致优美、雅韵流芳的传统诗词,又或是朴实无华、简单有力的一句口号,难道不都是为了表达人们良苦用心吗?我以为,特殊时期,凡是有利于抗疫的口号,不管雅俗,都可一用,完全没有必要争个你高我低。

  有的人或许会反驳道,国难当头,中国人却没把母语用好,日本人反而给我们开了个诗词大会。可我想说,不同的境况下需要的表达方式亦不相同。偌大的中国,在危难之际,上至领导干部,下至基层百姓,需要万众一心、共抗疫情。而直白简练的一句“武汉加油”“中国加油”,有力地贯穿了亿万万中国人的心,谱写出每个中国人内心中与病毒抗争到底的激昂华章。古往今来,中华儿女无论是在国难亦或是天灾面前,总能团结起来,为了共同的目标前仆后继,战而胜之。

  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一个民族总能化险为夷、绝境求生呢?我认为,是必胜的信念。而信念从何而来呢?正是从人们的口中传播开来。而这就需要一个通俗易懂、接地气的口号,倘若用的是诗词歌赋、阳春白雪,不免会曲高和寡,难以团结各行各业的人,在气势上亦先输了几分。

  想当年,毛主席提出了著名的革命口号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,不出时日,这句话在满目疮痍的大江南北传遍了千家万户,给无数共产党人、革命志士提供了信念、指明了方向。设想,如果毛主席用的不是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,而是“执干戈,以夺政权”,那么千千万万的工人与农民定不会响应得如此彻底。再看当下,习主席在与乡亲们交流中,也常常引用一些大白话,如“鞋子合不合脚,自己穿了才知道”,为什么不用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呢?正是因为大白话是老百姓惯用的语言表达,习主席用如此接地气的大白话传递治国理念,拉近了与百姓之间的距离,展现了当代中国领导人朴实、亲民的作风。回到这次武汉疫情,如果用传统诗词,首先可以用来鼓励抗疫、表达同情的诗句多得数不胜数,难以选出一句让所有中国人都觉得恰当、都能使用的诗词;况且,在表达效果上,“武汉加油、中国加油”语言简练,直抒胸臆,而诗词则在于运用意象及艺术手法,或激烈、或含蓄、或深沉地抒情,更注重怎样表达情感。可以说,“武汉加油、中国加油”便如同去除了粉饰妆扮的诗词,以最直接、最粗犷的情感,抵达每个中国人灵魂的最深处。这种冲击,来得如雪夜里的炭火一样实在,如沙漠里的清泉一样舒心。

  那么,既然如此,为什么日本友人还要运用中国的传统诗词呢?日本与中国虽属不同的民族、不同的国家,但两国间的文化渊源可追溯至唐朝时期,日本派遣大批的留学生,学习来自唐王朝的先进文化,包括文学、科学、建筑学等等,而唐朝僧人鉴真,应日本邀请亦曾六次东渡日本,弘扬佛法,以至于后来方有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。所以,中国有难之际日本友人使用中国的传统诗词,是对中华文化的认可,是对中国人的尊重,而这几句诗连同救援物资漂洋过海抵达武汉,无疑是雪中送炭,无比切合此情此境,又意味深长,动人心魄。

  大白话之于传统诗词,有如烈酒之于清茶,胡杨之于弱柳,西风之于冷月。在不同的语境下,选择合适的表达方式,即使是简短直接的话语,亦能达到相同卓越的效果,这便是“抒”途同归。

  严冬不唤,春风送暖。汉江有情,晓寒将尽。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!

  (作者:长沙市雅礼中学1810班 钟启翔)

Copyright © 1906-2010,雅礼中学 

地址:长沙市劳动西路428号 电话:0731-5532038 

中文字幕资源日本乱